讀者Angela的投稿:
我想看瑟蘭督伊被不明光線照到 變成小精靈,換小勒照顧他......等等之類的...
(奇怪的幻想..)

Arctica的os:
這樣的阿爾達也太可愛!絕對沒有問題!怎麼大家都這麼喜歡整瑟爹呢(欸

Thranduil=瑟蘭督伊,幽暗密林第二任精靈王,勒苟拉斯的父親
Legolas=勒苟拉斯,幽暗密林的王子。 

 

正文開始

 

(這個快被作者讀者講到爛掉的)幽暗密林,經過歲月的洗滌而變得非常封閉的精靈領地。
雖然精靈領地的一切可以讓整個綠林精靈不用擔心生活上的供需,但是...

咳,不巧的是,這群沒有見過雙聖樹之光的精靈,
把這份遺憾寄託在中土大陸有的寶藏上:
也就是礦山裡沒有盛產的—鑽石

 

身為幽暗密林的王—瑟蘭督伊,不意外的收到了一個匿名者所上呈的包裹,
正當勒苟拉斯想要阻止瑟蘭督伊伸手去翻開那不知名的包裹時,
卻被身後的侍衛們爭先恐後的想要一睹從那包裹透出的,像是涓流一般的光輝。

密林王子眉頭一皺:「連署名人都沒有,分明是來挑釁幽暗密林,誰都不准靠近這個包裹!」
雙手便伸開來擋住了侍衛們的期待,卻沒有想到...

 

「噢?」
勒苟拉斯才突地回過了神,大叫道:「Ada!放下那...」

「吾兒,這只是塊鑽石...而已阿?」
瑟蘭督伊右手把玩著,笑臉迎上勒苟拉斯仍舊不解的眼神,而身後的侍衛們也忍不住噗哧一笑。
隨即換來密林王子灼熱的一瞪。

「吾兒,別這麼嚴肅。」瑟蘭督伊看到手心的鑽石正散發著溫柔的光澤,說道:「你們都退下吧,這個包裹看起來不是惡意的。」
既然幽暗密林王都這麼說了,侍衛便笑了笑,從鹿角王座前退下。

 

空蕩蕩的王座前只剩下臉上正洋溢著笑容的瑟蘭督伊還有滿臉黑線的勒苟拉斯。

「父王!」勒苟拉斯走上到鹿角王座前,焦慮的說道:「是您告訴我過去祖先曾經因為精靈寶鑽而招來的災難!」
「可是這個包裹裡也只有這個鑽石,而且你看...」瑟蘭督伊將鑽石拿起,透過在身旁射下的陽光時,
「Ada!」勒苟拉斯快速的遮住了雙眼,隨後才慢慢發現鑽石柔和的光芒已經充滿在整個地下宮殿。

「看,這個小傢伙還挺不錯的。」瑟蘭督伊又用衣角拭了拭鑽石的光澤。
「...」勒苟拉斯沉默的看著連正眼都不瞧自己的父親,便冷哼了一聲,退出了被鑽石光照亮的地下宮殿。

 

 

<幽暗密林.瑟蘭督伊的寢室>

漫長的深夜裡,瑟蘭督伊的窗前卻有著寶石的光芒。
望著寶石的瑟蘭督伊才想到早上勒苟拉斯不以為然的臉龐,但是...

但是這個寶石太美了!
瑟蘭督伊又再次將寶石拿到月光前瞻仰。
將月光折射出的光澤透出鑽石異常清澈的質地,甚至透露出在白天沒有的氣息。
凜冽的淡藍色光澤緩緩的從鑽石中間擴散開來。

等等,藍色?
瑟蘭督伊察覺了鑽石的異狀,鑽石本應該是無色的璀璨,
而現在眼前的寶石在月光的照耀下,變得寒氣逼人。

瑟蘭督伊突然身子一冷,原本握著鑽石的手也忍受不了寒意也鬆了開來。

 

鑽石掉在地上的聲音,清脆的直逼著精靈們的耳朵。
尤其是勒苟拉斯的。

 

「Ada!」

早知道會出狀況而偷偷待命在外的勒苟拉斯側身撞進瑟蘭督伊的寢室,
隨即拉滿了弓,應對著眼前未知的敵人。

房間空無一人,只剩下發著寒氣的鑽石沒來由的在地上打轉。

「Ada!」勒苟拉斯心知不妙的便跑向那扇早已被打開的窗戶望去,
窗台下面沒有任何痕跡?!

勒苟拉斯異常失望的蹲到了地上,喃喃自語:「要是...要是白天不要讓Ada拿到包裹就行了,為什...」

 

忽然間,勒苟拉斯覺得有個凌厲的眼神正看著自己。
隨即便又拉滿了弓,寢室裡的黑暗仍舊在威嚇著自己。

「勒—苟—拉—斯—!」

一個細緻的聲音鑽進密林王子的耳朵裡,但是這個細緻的聲音一點也不友善,反倒有種責怪的衝動。
「你—小—子—再—踏—一—步—我—就—要—跟—你—拼—命—!」

勒苟拉斯隨即把正要踏下去的右腳倏地收了回來,便蹲下來看見眼前有個隱約在閃爍的存在。

「...Ada......?」
勒苟拉斯伸出了手,等待著那個聲音爬到他的手掌心上。
不一會兒,勒苟拉斯隨即咯咯的笑了起來:「哈哈好癢,Ada你...」

忽然一陣刺痛。

勒苟拉斯隨即回過神來看了看手掌心,說道:「好啦!我知道你變小了!別用那王冠戳我!」
小心翼翼的把縮小好幾倍的瑟蘭督伊慢慢的放到桌子上,勒苟拉斯聚精會神的用著尖耳朵嘗試聽懂這細小的聲音。

勒苟拉斯歪著頭聽著瑟蘭督伊張大著嘴巴咆嘯的話,卻什麼也聽不到。
「Ada!我真的聽不...」
在桌上的瑟蘭督伊卻突然抱起頭來,露出很痛苦的表情。
勒苟拉斯才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對於現在的瑟蘭督伊來講,實在是巨大的不可言喻。
「...Ada,我小聲點講,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瑟蘭督伊已經放棄用講的了,畢竟剛才在自家兒子腳下的時候就已經用盡全身的力量嘶吼而讓勒苟拉斯收腳,
於是這位偉大但卻一點也不大隻的幽暗密林王,開始在桌上比手畫腳。

 

「嗯嗯,所以你說那塊寶石透過...月光...然後照到你身上就...變成...現在這樣...然後...那塊寶石就掉在...地上了,是這樣嗎?Ada?」
勒苟拉斯看到一半還真想要拿個放大鏡看清楚瑟蘭督伊的肢體語言。
「嗯...那這樣真的很困擾阿,對了!如果我們把寶石透過月光再照一次,會不會變回來...」

父子兩人不約而同的抬頭望了望夜空,
剛才那道月光已經不知所蹤。

所以,瑟蘭督伊真的縮小了,
白天那個仍舊梳著長髮及腰的瑟蘭督伊,幽暗密林王,
現在真的,縮小了。

「Ada!早就說過不要碰來路不明的包裹!你這樣怎麼見所有的精靈?!」
勒苟拉斯用著氣音說著,但是言語中仍舊帶著一絲憤怒和無奈。
而瑟蘭督伊仍舊惆悵的坐在書桌上,小小的四肢無力的靠著平時自己用的墨水瓶。

「總之...這幾天我先替你擋一擋吧,我會去聯絡愛隆大人還有凱蘭崔爾大人...」
勒苟拉斯的衣袖被一股小小的力量拉著,瑟蘭督伊顯然有些話要說。
「好啦,我只找愛隆大人,凱蘭崔爾大人看到父王這樣應該...」勒苟拉斯的嘴角不爭氣的上揚了些。
隨即便換來瑟蘭督伊的怒視。

勒苟拉斯嘆了一口氣,隨即便從寢室裡找來了珠寶盒,一塊絲絹,
勉強的把瑟蘭督伊安置好了之後,才說道:「Quel du, Ada.」
而瑟蘭督伊仍舊把頭埋在那塊絲絹裡,遲遲不轉過來面對勒苟拉斯的臉龐。
勒苟拉斯逕自笑了笑,便把武器放了下來,趴在書桌上陪著小瑟蘭督伊睡著了。

 

 

早晨。
接續幾天的早晨,勒苟拉斯都起了個大早盤算著每日的規劃,
除了瞞過平時會議上的精靈世家還有瑟蘭督伊的親衛隊之外, 
也把這個看似符合常理但是說起來又覺得很誇張的事情告訴了幽暗密林統領陶烈兒還有參謀泰拉席爾。

 

「好可愛!這真的是王嗎?」陶烈兒伸出纖細的食指讓在瑟蘭督伊面前晃來晃去。
而瑟蘭督伊就像一隻不領情的花栗鼠一樣不理會陶烈兒的舉動。
見到小瑟蘭督伊的泰拉席爾不禁皺眉的伸出了手掌:「王,真是委屈你了。」

小瑟蘭督伊看了一眼泰拉席爾,才心不甘願的爬上了泰拉席爾的手掌。
「勒苟拉斯,你有好好的給王送飯了嗎?」泰拉席爾將手掌捧至眼前,嘗試解讀著小瑟蘭督伊的肢體語言。
勒苟拉斯微微一怔,說道:「我送了切了很小塊的燉肉,還有一些濃湯...可是廚房最小的盤子對父王來說還是太大了阿。」
泰拉席爾見到小瑟蘭督伊露出苦惱的表情,隨即又說道:「把那些料理...尤其是肉...用攆碎的,如果太大的話你可以找個湯匙或是鈕釦代替,在還沒變回來之前,王恐怕會被你喂到餓死。」

「嗯...你怎麼知道這些?」勒苟拉斯看著泰拉席爾將小瑟蘭督伊放回到珠寶盒裡,不禁疑惑的問道。
泰拉席爾邊揮手邊走出門外:「如果你在褐袍瑞達加斯特附近待過一陣子的話,你或許會了解...而且我收養最多的是無家可歸的黃金鼠。」
看著泰拉席爾走出寢室的陶烈兒也向勒苟拉斯說道:「殿下,王就交給你了。」隨後便快速的關上了寢室的門。

 

「嗯...咦!等等!」
勒苟拉斯才忽然想起來他沒有向這兩人說明向瑞文戴爾請求協助的事情阿!

當勒苟拉斯正想追出去的時候,卻被小瑟蘭督伊拉了拉衣角。
小瑟蘭督伊搖了搖頭,用著手勢比道:「她們知道怎麼做。」
而勒苟拉斯只好打消念頭,隨即拉了一張椅子坐在書桌旁,
仰頭望著當時為了父親不同常人般的身高而挑高的天花板,
許久,勒苟拉斯嘆息道:「父王...嗯...Ada,我真希望你能變回來。」
小瑟蘭督伊此時斜靠在珠寶盒的側邊,細細聽著勒苟拉斯的話。

「這幾天,我學了很多,也體會了很多事。」勒苟拉斯雙手揉了揉臉,嘆了一口長氣才說道:
「父王,為了幽暗密林,你真的很努力呢。」

小瑟蘭督伊的臉龐微微一側,聽得有些入神。

「雖然這一陣子的南方沒有傳出死傷,但是還是有很多事情要擔心呢,
像是靠近南邊的居民對於稅收上繳的問題都還懸在那裡,長湖鎮那邊的商人又想要我國降低關稅...
以前總認為Ada把時間花在釀酒跟品酒上,現在覺得Ada的生活不配點酒的話,實在是太辛苦了阿。」
勒苟拉斯若有所思的玩著手指,直到身後的大門傳出了聲音。

 

「殿下。」門後傳來陶烈兒的聲音。
勒苟拉斯抿了抿嘴,思考了一番才去應門。
「這是泰拉席爾吩咐我送過來的。」
勒苟拉斯低下頭一看,在陶烈兒手掌心的是個銀製徽章,徽章上則是三個大鈕釦還有兩根湯匙,
如果仔細看的話,會發現鈕釦上的餐點看起來很美味,湯匙內的濃湯量剛剛好符合一個黃金鼠的胃口。

等到陶烈兒退下,勒苟拉斯捧著那枚徽章到小瑟蘭督伊面前,
還沒等到勒苟拉斯坐下前,小瑟蘭督伊就抓起了鈕扣上的食物,逕自咬了一口。

「吶,Ada,真是辛苦你了。」勒苟拉斯趴在桌上,疲憊的身軀因為這幾天的代勞而顯得有些鬆弛。
看見勒苟拉斯漸漸瞇上眼睛的小瑟蘭督伊嚥下了食物便走向勒苟拉斯的側臉。

於心不忍的,親了一下。

 

而那個當下,勒苟拉斯忽然覺得眼前一黑。
逕自揉了揉眼,沒想到眼前的小瑟蘭督伊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

超大的瑟蘭督伊!!!

不、照常理來說的話,應該不是變大,只是瑟蘭督伊變回了「正常的大小」而已...
而且這個正常的瑟蘭督伊正用著小瑟蘭督伊的姿勢—也就是站在桌上—
勒苟拉斯在聽見自己趴著的書桌傳出斷裂聲前就急忙把瑟蘭督伊粗暴的抱下來。

「Adaaaaa!你你你....!你做了什麼?!」
瑟蘭督伊兩手一攤,無辜的說道:「我、我...」
「現在是傍晚啊沒有月亮也沒有寶石怎麼可能Ada你是不是被施術拉難不成南方的死靈法師攻入幽暗密林了啊不是吧Ada怎麼可能一下這麼簡單就變回來了!」
勒苟拉斯有點崩潰的將自己心中的os全數說出,結果換來瑟蘭督伊溫柔的一掌被巴下去的命運。

 

「吾兒,你壓力真的很大。」瑟蘭督伊盯著勒苟拉斯說道。
勒苟拉斯摸著被搧紅的臉龐,說道:「嗯,我也這麼覺得。」

 

----------------------

事後,幽暗密林來了個稀客。

「瑟蘭督伊王,好久不見啊!幽暗密林還是跟以前一樣繁華呢。」
看見來者白髮蒼蒼的瑟蘭督伊不禁挑了眉,說道:「是啊,境內沒有巫師的幫助也能做成這樣,感想如何?」
「好極了,這個世界巫師還是少點好。」甘道夫將權杖交給了身旁的守衛:「所以...那塊寶石如何?」

「啊!原來是你送的包裹!」
勒苟拉斯幾乎要從王座左側走下來給甘道夫一拳時卻被瑟蘭督伊制止了。

「不錯,倒是有點出乎意料,原本想說找個精靈來實驗,結果自己卻被反制了。」
「噢?照這樣說,王肯定有個特別的經驗。」甘道夫瞇起眼笑的樣子便狠狠在勒苟拉斯心上丟了一把火。
「啊,本來想要回憶一下小小的吾兒,嘛,這次就算了。」瑟蘭督伊吃笑的看著眼裡已經噴出火的勒苟拉斯。

「那,既然你使用的情況不錯,下次有物色到好貨物我再寄過來,擇日再聊。」
「慢走不送。」

 

等到甘道夫被護衛送出門後,勒苟拉斯抑制著怒意走向瑟蘭督伊,說道:「Ada,你那個包裹...?」
「嗯?」瑟蘭督伊裝傻般的提起了淺笑。
「小勒苟拉斯什麼的...我沒聽錯吧?」
「啊,原本是那樣的,不過要這樣發展我也能接受,話說那天的菜是誰用的,挺好吃的啊。」

「Ada你欠揍,你一定不喜歡現在的我對不對,難怪你整天都對小精靈們大發父愛!」
瑟蘭督伊不屑的看著在自己懷裡磨蹭的勒苟拉斯,說道:「沒有噢,你才是我的吾兒,不是嗎?」

聽到這番話的勒苟拉斯不禁抬頭看了瑟蘭督伊,正想說些感性的話時,
瑟蘭督伊搶先說道:「所以我才想把你變小這才不會有人跟我比誰比較帥嘛,對不對!」

 

「父王你這個大笨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ctica 的頭像
Arctica

Cuilë ná vanima!

Arct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gela
  • 作者大大太強惹!!!縮小的瑟爹好萌!!謝謝你呦!好喜歡這篇文!!!!!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