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無配對,這是個虐小葉子兼作者的文章
為什麼想寫這篇?
這幾年看著身邊的人們來去匆匆去也匆匆的身影,
此文只是想提醒著看文的人們,愛情,這關真的沒有這麼難過。

 

<幽暗密林 · 通往北方之路>

 

「吶,對你來說,我到底是什麼?」

面對眼前精靈的提問,有著紅髮的精靈瞥過了頭。
「王子,我們只是來見最後一面的吧?」
王子顯然不接受這樣答案的向地上怒視一瞥。

「你是王子吧?如果是王子,就應該知道這樣的身份有些事情是不允許的。」
「可是...」金髮精靈似乎還想要解釋什麼,卻被身後的黑髮精靈一手拉開。

 

「殿下。」黑髮精靈小聲地說道:「讓她去吧。」
勒苟拉斯有些不甘願的咬起了嘴唇,忿忿不平的嘆了一口氣後,說道:「走吧。」

 

看著紅髮精靈離去的身影還有漸行漸遠的夕陽,
雖然同是精靈,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心境。

 

<幽暗密林 · 勒苟拉斯寢室>

「殿下,您該睡了。」
黑髮精靈敲了敲門,比平常還要悶上許多的腳步聲傳來。

有些許黑眼圈的勒苟拉斯拉開了門之間的縫隙,
不悅的看著深夜仍舊來打擾的精靈。

「...睡不著?」泰拉席爾挽起手整理了勒苟拉斯的瀏海:「但還是得睡啊,王子。」
「你想我這個時候睡得著嗎,泰拉。」勒苟拉斯用近乎氣音的說著。

「你說,參與泰爾康泰王的婚禮,幽暗密林統領又出嫁的消息之後嗎?」
泰拉席爾一句便狠狠的戳進勒苟拉斯已經在淌血的心上。

 

雖然一針見血很痛,但勒苟拉斯仍舊提起了苦笑。

「是啊,曾經愛過的,都離開我了。」

勒苟拉斯隨即伸出了手將泰拉席爾頭髮捲了又捲:「哪一天,妳也會離開我嗎?」
「王子,請你自重。」泰拉席爾隨即抓住了勒苟拉斯厚實的手掌。
「妳也跟他們一樣嗎?」勒苟拉斯似乎有些動怒。

泰拉席爾吹熄了手中的蠟燭,握住了勒苟拉斯的手掌,說道:
「去外面說吧。」

 

<幽暗密林 · 宮殿外的花園>

 

冬天,一直都不是螢火蟲的季節,
面臨著一片黑暗的兩個精靈在樹枝上隨意地坐著。

「王子,您可以開始講了。」
泰拉席爾整理好剛剛被撥亂的頭髮,在月色的沐光下,兩隻精靈都顯得有些蒼白。

勒苟拉斯望著遠方的眼神漸漸變得空洞,
兩人頭頂上的葉子也紛紛用著不可思議的速度落下。

「王子,我知道現在的您很難啟齒,但是讓葉子落下來不是一個好辦法,他們還需要嫩芽來迎接明年的春天。」

勒苟拉斯像是想到什麼一樣的,他接住的其中一片葉子在手心中,然後便任由掌心蹂躪著。
而整棵樹的樹葉像是被雷電擊中一樣,整棵樹的葉子瞬間落到了距離樹頂有幾呎的地面上。
兩個精靈就這樣坐在光禿禿的樹枝上,夜晚的風顯得更為寒冷。

「泰拉,被需要是什麼樣的感覺?」

面對能夠操縱自然力量的精靈王子,仍舊為這樣的問題困擾了幾百年。

「何必問我呢。」泰拉從樹枝上一躍,到地面上拾起了幾片樹葉,隨後便又躍上了樹枝。
「我為王室而生,我為王室而死。」
泰拉將一片樹葉交到了勒苟拉斯的手心上:
「我...不懂這樣複雜的情感,但...那些曾經愛過的人在生命中或多或少,都有比您更重要的人存在,你何時看過只有紅花沒有綠葉的植物了?」

 

等到泰拉席爾說完後,勒苟拉斯便感受到手心上有股暖流傳來。
「能夠與之相配的紅花,也許不是最紅的那朵,但是絕對是你過最順眼的一朵。」

說罷,密林王子的臉頰上浮現了一抹淺笑,但隨後卻有些哀怨地說道:

「這麼說的話,我的紅花...也太慢出現了吧。」
月夜下的金髮精靈身旁隱晦的精靈光沿著從眼角溢出的淚水宣洩而下,從空中成了一條像是銀色涓絲細流般的緞帶。

泰拉席爾別過了頭:「你們精靈還真的是很麻煩呢。」
「泰拉才是。」勒苟拉斯賭氣般的擦了擦淚水:「你才是那個沒談過感情的感情缺陷的半獸人呢!」

 

「沒有噢。」
泰拉席爾端起自己的髮絲,混合著銀髮以及黑髮髮絲的髮尾此時看起來有些憂鬱
「我也愛過,我也恨過...這個世界。」

勒苟拉斯看著泰拉席爾飄忽不定的眼神竟有些恍惚,隨後才拉回自己的視線:「啊,妳曾經是上個紀元的精靈公主,庭葛王...有給你安排嗎?」
上個紀元的多瑞亞斯國王 - 埃盧 · 庭葛有多麼威武多麼難搞,都被載入瑞文戴爾所收藏的精靈史裡,
想必在第一王女露西安跟著人類貝倫結為連理(實為私奔)之後,多瑞亞斯國王一定給這個最小的王女下了不少禁令。

「嗯。」泰拉席爾淡淡的說道,好像當事人不是自己一般。
這令勒苟拉斯有些驚訝:「你,喜歡那個對象嗎?」

「連對方都沒看過呢。」泰拉席爾玩著銀色黑色交叉的髮尾:「之後就精靈族大遷徙,再也沒見過他了,連他的存在也是我從母親的遺物中瞭解到的,可悲吧。」
「是嗎...」勒苟拉斯看著若無其事的泰拉席爾嘆道:「或許事情這樣發展對大家都好吧...」

「啊啊。」身旁的黑髮精靈玩味的一笑:「你是說你想被封印個幾百年然後從血泊中再度重生?呵呵,你要的話,我倒是可以跟瑞達加斯特協調一下...」
勒苟拉斯警覺性的看了看身邊似乎有種隱藏屬性的黑髮精靈:「不、不必了,誰知道那樣的精靈還能不能活過來。」

「嘛~我都活過來了,過去的事情也忘了不少,我也知道如何封印精靈唷,傳說中的多瑞亞斯王國秘...」
泰拉席爾還沒把話說完便感受到身前有股壓力襲來:「你是說...封印完後,可以將一部分的記憶選擇消失?」
「我可沒這麼說過。」黑髮精靈轉過頭才發現身旁的精靈已經露出了異常堅定的表情。

「讓我試。」

泰拉席爾斜睨著勒苟拉斯,緩緩地說道:「因為這些賠上你的記憶,不後悔?」 

「不後悔。」
金髮精靈講完這句話後,像是放下了長期的枷鎖般的長吁了一口氣:「不後悔。」

「看著你們這群年輕的精靈,覺得越看越不知道什麼是愛了呢。」
泰拉席爾冷哼了一聲,便躍下了樹枝向著勒苟拉斯伸出了手,嘴邊勾起了一絲不明的笑容。

 

--------Arctica碎碎念的分隔線--------

過了一年終於來填這個挖太深的坑拉(欸
雖然在各讀者互動的過程中你們或許也多少理解到其實大學最後一年不好混之外(?)

其實有一陣子,個人對自己的文章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想法,
讀了再多精靈語也無法將對中土大陸的熱情給喚醒,自己也不理解到底為什麼會這樣。

直到最近大學畢業忙完之後漸漸跟不同的人群接觸之後,才發現有些想法終於可以被文字記錄下來。
希望大家對於Arctica的文章還看得順眼( ´ ▽ ` )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ctica 的頭像
Arctica

Cuilë ná vanima!

Arct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