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只有泰拉席爾,類似為了把故事補完而寫的故事XD

 

<第二紀元 3436年 · 羅瑞安>

從巴拉多戰場上歸回的羅瑞安的精靈隊伍進入中庭寬敞的空間時,便體力不支的倚在水池邊休息著。
然而,人群中間的幾個精靈卻非常緊急的從人群中殺出一條路:「凱勒鵬大人!她需要急救!她...」

凱勒鵬雖然知道今天是前哨隊歸回的日子,卻沒想到連印象中看似和平的前哨隊也遭到敵人的暗襲。
「這是...?」
「凱勒鵬大人,我們在回程的時候經過幽暗密林西部時受人所託,這個女孩...」
凱勒鵬皺了皺眉:「她為什麼受傷?該不會是從巴拉多帶來的吧?」

抱著精靈身旁的哈爾達平靜的說道:「不,對方說幽暗密林南方已經被敵人監視了,所以他沒辦法向北方的瑟蘭督伊王尋求支援。」
凱勒鵬聽到那個精靈界的麻煩的名字,頓了頓說道:「總之,先送進來吧,還有其他精靈受傷嗎?」

「離開巴拉多之前都沒有遭到攻擊,倒是沿著幽暗密林南邊森林北上的時候,我們...」
「等等...幽暗密林南方有動靜?」
「是,這是我們等一下需要跟您討論的細節...」哈爾達突然覺得這個時候的對話一點也切不進重點,便說道:「總之,先處理她的事情吧。」

被精靈抱在手上的銀髮精靈的髮絲已沾滿了黏稠的黑血,似乎不是一般的撞擊傷害,
更準確地說,應該是受到一些魔法上的限制,
只是剛好在巴拉多圍戰期間受到外在的撞擊而使裡面被保護的對象受到摧殘的樣子。
凱勒鵬將精靈輕放好,端詳著身上是否有任何家族的象徵時,

 

「前哨隊回來的情況如何?」
眾人身後傳來凱蘭崔爾的嗓音,像是清晨剛升起微弱的陽光般。

「聽說巴拉多沒有主動攻擊,但是帶回來一個不知名的精靈。」凱勒鵬言簡意賅的側過了身,
凱蘭崔爾將銀髮精靈的髮絲輕輕地整理好,才發現埋藏在髮絲之中的一個沾滿了黑血的項鍊。

「怎麼會。」凱蘭崔爾捻起一撮像是凝固般的黑血,喃喃地說道。
凱勒鵬查看出凱蘭崔爾眼中的端倪,便將項鍊上的黏稠物清除掉。

 

「這是...多瑞亞斯王國的象徵...」

凱勒鵬幾乎沒想到第二紀元末還能見到真實的多瑞亞斯王國的消息。
「凱勒鵬,這是帖勒瑞族的魔法...他們還存在嗎?」凱蘭崔爾警覺性的看著眼前毫無動靜的女精靈。
「多瑞亞斯在第一紀元就已經...消失了吧?」
「凱勒鵬,我們不能再多捲一個麻煩進來了...光從巴拉多圍戰裡要保持和平的狀態,我們已經...」

正當兩人猶豫不決的時候,門邊傳來哈爾達的敲門聲:
「對了,凱勒鵬大人,這是那位委託的人的書信...」

凱勒鵬猶疑的接過了哈爾達遞過來的書卷,凱蘭崔爾也湊過來閱讀。

 

沒過多久,便聽見凱蘭崔爾命令各個精靈的聲音,
知道事態緊急的凱勒鵬和凱蘭崔爾一點都不想錯過急救的黃金時刻。

「凱蘭崔爾大人!她髮絲上的黑血已經在擴散了!再這樣下去,連臉都...」
精靈們用魔法將黏稠的黑血清除之後,卻沒想到髮絲的黑血像是被詛咒般的竄滿了其餘未污染的髮絲。

凱蘭崔爾心一橫,便將身旁的佩劍,一把將長到腰間的銀髮硬生生削了下來。
「凱蘭崔爾!你...」凱勒鵬見到妻子如此俐落的將已被污染的長髮剪了下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她的頭髮...」

「她的頭髮被半獸人的血給污染了,不過多瑞亞斯王國的王母設想真周到,
只是多瑞亞斯王母沒有想到她的魔法被半獸人的血給破壞的計畫,所以瑞達加斯特才請你們將她送過來吧?」

此時在身旁的精靈們不解地問道:「所以她是...?」

 

凱勒鵬將剩餘的短髮整理好放到精靈的耳後,說道:

「多瑞亞斯王國兩次血族相殘後,倖存的唯一王女。」

 

--------Arctica碎碎念分隔線-------

這陣子讓大家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土下座

其實Arctica很認真的把人物跟人物跟事件之間的連結重新審視一遍之後,
才發現這個自創人物的設定上有個非常大的BUG,

當然,為了糾正這個BUG而將近期的一些想法寫進來(明明就是私心
之後的故事希望可以繼續回到A/L或是其餘的配對上( ´ ▽ ` )ノ

Arctica會繼續努力找靈感的(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ctica 的頭像
Arctica

Cuilë ná vanima!

Arct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