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無配對,這是個虐小葉子的文章。

 

<幽暗密林 · 王的書房>

「他真的那麼說?」
幽暗密林王瑟蘭督伊輕啜一口紅酒,斜睨著正襟危坐在身前的參謀。

「我可沒把多瑞亞斯的魔法秘術用在王子身上的惡趣味啊。」
幽暗密林參謀理了理散亂在椅背上的黑髮:「應該不是叫我過來為難我的吧,王。」

「是嗎?我倒是覺得第四紀元和平到覺得不找點樂子有點對不起眾神們給予的恩賜。」
瑟蘭督伊平淡的挖苦了眼前的精靈。
泰拉席爾眼裏閃過一絲羞赧,便又提起似笑非笑的笑容說道:
「原來不參與戰爭就讓王對生活這~麼提不起勁啊,今天真是長知識了。」

 

門外傳來了悶悶的敲門聲:
「父王,有事跟你談。」

 

「泰拉。」精靈王眼角閃過一絲狡黠,低聲說道:「陪我演場戲。」
「蛤?」泰拉席爾看著瑟蘭督伊起身去打開了書房的門,便努嘴辯說著:
「哼,出事了我可不管。」

 

「父王,我...」勒苟拉斯一進書房便見到泰拉席爾正坐在中央殷紅色的絨布沙發上,
便皺眉說道:「幽暗密林參謀今日還真是有閑啊。」
「陛下找我來這裡商談事情。」泰拉席爾逕自將開了瓶的紅酒倒進空杯裡,搖晃著:「幽暗密林南方已經將殘黨移置到東邊的監獄了,想必這幾些日子裡王子應該沒那樣的雅興去參與押送那些半獸人吧?」

 

「你...」勒苟拉斯正想反駁,卻忽地想起了這段時間的確都把自己默默的關起來了,導致連幽暗密林的基本事務都荒廢了幾天。
「還是說...」泰拉席爾嘴角抿了抿,將紅酒杯輕倚著自己的手肘,說道:「王子有更重要的任務在身?」

 

「咳咳...」瑟蘭督伊王將書房的大門輕輕關上,
輕咳了幾聲為詞窮的勒苟拉斯解了圍:「有事找我?」
「啊這個...」勒苟拉斯眼神示意著泰拉席爾,
深怕自己的這陣子荒廢事務背後的原因被父王知曉的一清二楚。

 

看著許久未答的勒苟拉斯,精靈王隨即轉了話題:
「說到押送的囚犯,泰拉,你評估一下是消除他們的記憶比較快,還是直接抹除掉比較快。」
「當然是抹除掉比較快。」泰拉席爾用手劃過了自己的脖子:
「省了維護跟看守監獄的費用,不過真沒想到王還有把玩其他種族記憶的惡趣味。」

 

正當瑟蘭督伊正想接話時,一向直率的綠葉王子下定決心般的打岔了兩人的對話。

「父、父王...」
瑟蘭督伊似乎是看出了勒苟拉斯眼中那一絲的不確定:
「有事快說,別吞吞吐吐的。」

「在這塊大地上,真的有...可將一部分的記憶選擇消失的...魔法嗎?」

勒苟拉斯語畢,斜睨著瑟蘭督伊的眼神稍稍有些放鬆,像是心中落了一顆大石般。
此時的瑟蘭督伊玩味的看著眼前的兒子,正在想著如何捉弄眼前這個為過去所傷的小生物時。

身旁傳來泰拉席爾冷不防的聲音:「陛下,所以你的決定是?」
瑟蘭督伊似乎不是很高興此時的打岔,皺著眉頭拿起了紅酒杯大口飲下:

「在合理的預算範圍內,隨你處置。」

 

聽到滿意的答覆的泰拉席爾隨即提起了一邊的笑容:「所以王...想讓那些囚犯消去什麼樣的記憶呢?」
「戰爭的記憶,之後在培養他們作為園藝工,給他們粉色的圍裙...」瑟蘭督伊一一將未來的規劃講出來卻被泰拉席爾打岔。

「先說好,我找了瑞達加斯特來幫忙,所以我們只能做消除記憶,剩下的請陛下自便。」
說罷,便散了一頭長髮準備離去這個氣氛尷尬的書房。

 

此時的勒苟拉斯再也按耐不住,在泰拉席爾踏出門檻的那一刻叫住了她。
「請..請讓我隨行!」

「噢?」泰拉席爾轉過了身,玩味的看著眼前的精靈父子:
「看著骯髒的半獸人埋沒在黑血裡讓自身的記憶消去,這樣的任務可不適合你啊,王子殿下。」
「我、我就是想看記憶消除的過程,父王!請務必讓我同行!」

泰拉席爾的眼神飄到了瑟蘭督伊身上,徵詢著他的意見。

「吾兒,你考慮清楚了?」
瑟蘭督伊靠近勒苟拉斯的臉龐,像是把對方腦袋看穿一般。

 

「為了愛斯泰爾...我必須這樣做...」

雖然是小聲的低語,但仍舊聽得出來勒苟拉斯似乎已經被這情困到了懸崖邊,
隨時都會墜落的恐懼感已經蔓延到這個年輕的精靈身上。

 

瑟蘭督伊像是已經滿足了調戲的欲望,便拍了拍勒苟拉斯的肩頭說道:
「去吧,路上小心點。」

勒苟拉斯長吁了一口氣,說道:「好的,我這就先去準備。」
隨後便在門口跟泰拉席爾擦肩而過。

 

「好過分啊,王。」
泰拉席爾見到勒苟拉斯已經在走廊盡頭消失,
便走回了書房,看著笑倒在沙發上的瑟蘭督伊,突然覺得其實這次的任務,似乎沒有這麼緊繃了。

 

「那孩子就是這樣,什麼事情都往肚子裡吞,這麼多年來我也沒有像愛隆那樣注意孩子的交友動向,不過...」
「不過?」泰拉席爾看著眼前像是調皮的小孩般的精靈王疑惑的問道。
瑟蘭督伊抿嘴笑著:「當年我父王也沒怎麼給我安排,這樣的我..還是過得很幸福。」

 

「那是叫沒有『約束力』的生活,陛下。」

泰拉席爾不禁覺得不管是因為遲遲沒有對象而不斷糾結的勒苟拉斯,
還是眼前因為逗弄兒子而感到生活滿足的瑟蘭督伊,
都令人感到毫無紀律且強詞奪理。

「第四紀元的掌權已經交到人類手上拉~我們精靈可以好好過上平靜的生活了。」
「平靜的生活啊,要是這次任務,勒苟拉斯殿下能懂這些安排就好了呢。」

 

瑟蘭督伊側過臉,像是調侃的說道:「不相信幽暗密林王子的能力?」
「記憶哪有這麼難消除呢。」泰拉席爾搖了搖頭苦笑道:「回來要是看到信物,那種糾結的心情又會重現在腦袋裡...」

「為了幽暗密林,讓他忘了過去那段難熬的日子吧。」
瑟蘭督伊從懷中拿出了的鹿角打磨成的項鍊,交給了泰拉席爾:「這個項鍊,如果在泱泱大道上迷路了,他會認得的。」

 

「謝了,陛下。」
泰拉席爾一聲輕笑,隨後便步出了瑟蘭督伊書房的大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ctica 的頭像
Arctica

Cuilë ná vanima!

Arct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toile
  • 虐,爆,了qq
    不要這樣啊Ada!!!!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